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空中消逝的影子,在记忆中寻回

停泊不是终点, 航行才是我的永远

 
 
 

日志

 
 
关于我

我偏爱蔚蓝色 因为她清纯透明. 我偏爱清纯 因为她不被污染. 我偏爱透明 因为她内心干净. 我更偏爱蓝天 因为那里有 我偏爱的才女 Her name of English is Blue Stocking.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給“蓝鸟”的《印象安子》增添羽毛  

2009-04-10 21:4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悄悄 的 给“蓝鸟”的《印象安子》再添羽毛

        
          说来也巧,和安子相识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必然里的偶然”。去年12月来网易没几天,也就是当月的14日在现代艺术沙龙读到一篇安子的散文《静夜功课》。有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之感,仿佛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多么想知安子是何许人也。于是,随心留下了自已的感悟: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作者淡雅朴素的文字纯净如一幅素描,作者心中的意念随文字的节拍让读者走进了他的心里:“在我心里,先生不但活着,而且依然年轻。”鲁迅先生的形象也随着《一件小事》象那车夫一样瞬时高大起来。鲁迅先生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想必安子也一定记得。你的“我知道,此生注定我不会有完整的人生,但我会在每一个深夜,在烟光晕染窗格的桌前,伴着清灯,独自享受奋斗的疲惫与欢欣。”的感慨里,有伤感、有进取。在你静夜功课中守候的梦想一定会变为现实。
鲁迅先生的〈一件小事〉同样深深影响着我,鞭策着我成长,从一个小县城来到省城也有十几年了,身上的泥土醒味也淡到了几乎味不到的地步,面对城市我依然有种乡下人的心态,用城市里的农村人来形容我是最恰当不过的。总觉得自已缺少的是一份文化底蕴。
        安子,你的〈静夜功课〉我是和你一起上的,油然忆起鲁迅先生对自已影响的点点滴滴。


        初识安子是几天后,在老酒葫芦的管理群里,安子问:大哥,悄悄是新来的?记得当时老酒是这样回答的:安子你若知道悄悄是怎么折腾你大哥的,你就知道她的历害了。

        安子不信邪,就和我私聊,我们互相传了照片。当时他给我的是一张戴着眼睛站在一面包车旁精明能干修长个的一文人照。感觉和我差不多,不会超过40岁。我呢我顺手给了他一张我的视图照,他就开口叫我“姐姐”。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你姐呀,他道:“凭感觉,你象个教授。嘿嘿。”从此我就多了个弟弟。

        安子的诗很多人不敢评,那天幽荷要我去评,我说我老挑他毛病我怕他生气,幽荷说安子很听你的话。可我心里也没底,不一定能评好。在这之间呢,安子和别的写诗的朋友有些不愉快的事儿,当时我感觉安子象个孩子,也想敲下他,尽管有人说“文人相轻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但我个人还是认为这传统不传也罢,我还是看重文人相重,既做了姐姐就有些私心,想让安子感受我的“文人相重”。带着姐姐的关爱走进了安子的诗歌《立秋后的乡村》:

夜风渐冷

清霜慢慢爬上枝头

一枚熟透的果子

立秋过后

我的村庄怀抱着内心的激情和隐秘

劫掠了丰收的荒凉

 

在乡村  立秋之后

我想起二十四桥的明月

和明月下吹啸的女子

竖啸凄婉

诉说着我所有的疼痛

留在阳光中洗白的影子

在我看不见的伤口里

一丝丝被黑夜剥离

这个秋天

我开始用爱情包扎这些伤口

我听见自己的血液

在奔突的爱抚里歌唱的声音

听见村庄在秋天的回声里

疯长拔节

 

秋天正一步步抵达时间的深处

我在这样的日子

穿越温柔铸就的诗行

守着身边的美丽

静静地深刻着自己

磨练着自己

          我给的评是:

安子,在你的诗里看不到你那张扬的个性和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气馅呢。我知道在这个秋天里,安子不仅医好了伤,也收获了身边的美丽。 

“一枚果子劫掠丰收的荒凉”丰收怎会荒凉,没入诗人意境。可以说带走了秋的荒凉,这样多通俗啊。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是晚唐诗人杜牧的诗 悄悄不明白呢。也品不出味道来了。“长啸好象是用来形容男子的吧?” 

深刻着自己大概也是现在人用的意会手法,怎么感觉用的不顺手。 

安子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看到了你笔下赞美秋天、赞美丰收、赞美自己获得的一切美丽, 也读到了你的深奥。
       安子:12-20 08:38悄悄姐:
我现在为您解释您评我诗时不理解的地方。
“一枚果子劫掠丰收的荒凉”丰收怎会荒凉,没入诗人意境。可以说带走了秋的荒凉,这样多通俗啊。 
这句要是按您的意思写,那叫散文或记叙文,而不 能叫诗了,这其实是诗歌中移项的运用。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是晚唐诗人杜牧的诗 悄悄不明白呢。也品不出味道来了。“长啸好象是用来形容男子的吧?” 
这句我是引用古诗人的意境,在这里来表现秋收之后乡村恬静和恬淡的田园生活,其次,我好象没有读过长萧是专为女子的乐器的文献吧。
深刻着自己大概也是现在人用的意会手法,怎么感觉用的不顺手。 
这句是诗歌的语言,按您的意思要是感觉顺手就要写成:让自己深刻起来。这就不是诗的语言了,而是散文和记叙文了,姐姐说是吗?
另外,安子是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现在做历史研究和撰写工作。

悄悄:姐姐对安子诗的评论比较客观含蓄.如果互相矛盾的语言就能组合成诗的意境就不俗气,那这本身不就是矛盾的么?其次引用杜牧的诗,原诗"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木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而作者却变为玉人吹啸.坏就坏在这儿.大杀风景.萧是管乐器,啸是吹口哨.试想玉人在那儿吹口哨不是很杀风景的么,这样改杜牧地下有知,是要生气的.东坡前赤壁赋:"客有吹洞箫者,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多么美丽凄清的意境,如换成啸,那是什么效果?央视2,3台曾经在间歇之间画面有女子吹笛吹萧,优美动听,如果换成一个女子在那吹口哨不是大杀风景么.晋阮籍善于吹啸.<世说新语>中记载:"阮步兵啸,闻数百步"晋书阮籍传说他去见孙登,两人互打口哨即吹,啸声闻数里,孙登比阮籍还高亢嘹唳.我还以为你字打错了,原来是有意变的.真是一大败笔.亏你还是汉语言专业的.另谁说直白就不是诗呢?"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多直白,不是流传千年的名诗么?你看看宋人是怎么融化杜牧诗的意境的"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这意境多么幽清美妙.深刻的理解了杜牧原诗的精髓.再看看岳飞的满江红:"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啸"字当如此用.还有"长啸天地间","曾经秋啸临天下,敢谴春温上笔端"等等.

安子:悄悄姐姐解释的好,谢谢姐姐教导,安子已记于心。姐姐没读懂安子,安子不怪您滴。

悄悄:安子,姐看了你的诗,给你调侃来好玩儿的,其实姐姐真的佩服你的才华。

 安子: 知道的悄悄姐姐 ,安子知道姐姐在逗我玩呢 。

我和安子的交往也是蓝鸟所说的他和老酒的交往一样是君子之交,没通过电话,只是文字交往。安子封博几天我很难过,我丢一弟是小,网易少个人才是大。安子复出,我没见到他的诗先见了安子写史,尽管他的史写的不差,可以说也很好,但我还是希望看到他写的诗,可我不知怎么对他说。就把他写的诗和史一并发给好友苏趣看,苏趣看后说:两者比较诗是安子的强项,是个不可多得的诗才,别让他丢了。于是,我借苏趣的话发给了安子。安子说“姐姐我有写诗的啊”。

在我的《我不喜欢张扬的老酒葫芦》里有这样一段真心话“安子是老酒的莫逆之交,他的诗歌我不敢说是网易最好的,但是我最欣赏的,在我眼里是最好的,我给他的诗评却从来就是挑剔多于赞美。小声的问:安子生气否?”

最近看了安子的诗歌《二十四节气之五:清明》

地气已经通透

天还有些冷

还有些刺骨的寒

将堤上的绿柳望断

 

水做的清明

布满经年的苔迹

一场怀念拉开序幕

这一天    春色伤怀

祭奠者不曾涉水

却已湿了衣衫

虚拟的纸币

在清明的眼神里有不醒的梦

长眠在荒岗上落魄地孤吟

 

野花在路边招摇

它们被放在坟头上

装点墓碑上的笑容

那些死去的名字

再也推不开回家的门

这一天    他们回到天堂

提着磷火提着给我的灯盏

长久地想象

此刻,天空总是阴得很沉

夜很寂静

风带走我最亲的人

悄悄:“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唐代诗人杜牧比安子写的简练。就这清代还有文人说这诗的前两字都是多余的。再读安子的诗仍有胜过安子写史之感,虽未见田园风光,却见望断绿柳的感伤。让姐姐和你一起默哀:逝者安息吧。

安子的诗歌和纪宇的诗歌放在一起我不知哪个更深情,安子的诗歌和徐志摩的诗歌放在一起我不知谁个更浪漫。安子的散文是用诗在呼唤,安子的史记是用心在写。从安子关爱诗歌爱好者,我看到了一个和登峰造极之人有着相同特点的安子:十分关爱后来人,有如蓝鸟关爱安子。“才情横溢”这四个字送给安子不为过,这就是我印象中的安子。

在安子开博一周年之际以此表示祝贺,姐姐祝安子的诗歌早日走出黄土地!

(蓝鸟之《安子印象》优雅于心,悄悄之《借“蓝鸟”之闲侃》通俗入眼,雅俗共赏安子)


                            09。04。10于武汉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