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空中消逝的影子,在记忆中寻回

停泊不是终点, 航行才是我的永远

 
 
 

日志

 
 
关于我

我偏爱蔚蓝色 因为她清纯透明. 我偏爱清纯 因为她不被污染. 我偏爱透明 因为她内心干净. 我更偏爱蓝天 因为那里有 我偏爱的才女 Her name of English is Blue Stocking.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印象安子  

2009-04-10 12:23:1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RX0818/蓝鸟

 

 知道“安子”这个博(客)名(字),是从读到他的一首诗开始的。记得当时的情景是:眼前忽然一亮,心里开了一朵小花。于是反复读了几遍,嗅到一缕清香。情绪也激动了一下,就顺手在他的诗屁股下面敲了两行评语:读 《平原的高处》犹如赏读一幅动人心弦的油画,文字是颜色, 一行行的句子则是画面上的线条和肌理。诗里有生命的色彩,有生活的明暗,有灵魂的光感和诗人的质感.。那是去年(2008年)10月初我对安子的第一感觉。安子站在平原的高处放声:

 

平原的高处

高过城市的灵魂

三叠纪的龙骨内部

谁的耳朵

在黄土的深处倾听

大地的心跳

和季节轮回的脚步

 

途径高处的雨水

洗净天空和大地

诗者用悲情的笔触

扩展平原的广阔

孤独的诗人

借谁的嘴唇

唱出那些怒放的花朵

 

高处    平原最原始的海拔

在村庄的灵魂深处

延伸到天堂的边缘

站在平原的高处

脚下是布满土质的钙

它滋养着我的身体

让我挺直平原的腰杆

去清理一生中所有的暗伤

 

雷在高处    接近天空的地方

它狂妄的叫嚣    迷人的诱惑

以及藏在身后的泪水和哭声

能坚持多久

 

平原的高处

谷物结实而饱满

丰收的秘密

由一朵花儿

一年年说破

临水而居的亲人

用歌声的队列

为我点亮远行的灯盏

在高处

永不熄灭

 

第一次读过这首诗之后,我又在几天之后“倒车”驶回,再读。同时也读他人的评语。

一匹狼写道:老兄次(此)诗,颇有北方汉子的粗犷、豪放之风骨。是大平原陶冶出的那种浓烈、直爽;是崇山峻岭、潺潺溪水润育出的那种移化之风。欣赏了!

桃花姐姐的点评,也说出了她的最爱:

       临水而居的亲人

       用歌声的队列

       为我点亮远行的灯盏

       在高处

       永不熄灭

 

我欣赏艺术作品,从来都凭第一感觉,一直认为第一次扑捉到的感觉最真,也最准最美。我之所以养成了这样一种审美的习惯,在于我坚持对扑捉到的第一感觉进行验证的习惯,用习惯的惯性再检验我的审美取向和价值。于是,我瞄上了安子,开始经常选读安子的作品。

读到后来,性情中为人的我,开始按耐不住读后的激动,就发了信息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开始越洋攀谈。30几岁的青年男子,语音里还是18岁的稚嫩和青涩,话到激动时,思维就丢了逻辑,露出“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任性。可你读他的诗,却成熟,却稳健,却文字老辣诗魂妩媚,判若两人。这说明,安子的诗已经不是抒发一己情感的卿卿我我,而是有一种有着社会责任感的创作了。他写道:

 

看见黄河

就看见了家乡

漫漫的云

相符调飘荡的歌

清浊的文明  深浅的坎坷

黄河故道上穴居者

不眠的灯火

赶海的先民

远去的船舶

 

我    看到了黄河

 

   头顶反骨打造先锋的吴非-----如今的老酒葫芦对安子的诗(《看见黄河》)是这样评论的:

    也只有安子敢从柳永的词中看到铺展奔放,师师的歌里,也就你能听出凄婉磅礴,诗人的想象不仅仅海阔天空,反常规的意象跳跃,如临床之战斗出其不意,让佳人措手不及又云雾归天。安子的诗不属于先锋派,他处于传统和现代之间。一个丢不掉传统的男人,一个幻想现代的诗人,一个挥之不去的今古徘徊。说他没走远,他千年纵横,说他远了,他脚踩风火轮,梦依然在厚实的大地,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一个自我灿烂的文字片段,一把独弦琴,拨弄自己的梦里乾坤,悠然且无奈 。

我想借老酒葫芦的评语要说的是,其实安子读史写志的谋生方式,妨碍了他的诗歌创作,但也帮了他的忙,否则不会形成安子的“今古徘徊”的风格。当然也不能强求安子非做先锋之人,创作先锋诗歌,因为现代诗歌的创作有许多选择。在现代与先锋之间,有一个形式逻辑的种属关系问题,先锋是现代,现代不一定非是先锋,就像麻雀是飞禽,你不能说飞禽只是麻雀,因为天鹅也是飞禽。同理,诗歌的形式因该多样化,安子“一把独弦琴,拨弄自己的梦里乾坤”正是他的风格。

海子20年祭,我从他的《祭海子》里,读到了他的创作理想与追求。读罢此诗,从祭的角度去品,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但是用情很深。用情是安子诗歌的一大特色。他会用情,善用情,能够恰到好处的用情,大多是从贴近生活的微观用情,而且将微观的情愫升华。比如下面两节:

 

如今  那双铁轨已冷却了二十年

我在这个被怀念融化的春天

穿越历史的云朵

再次目睹你

爬上那列开往春天的列车

车轮喀喀而过的瞬间

你再也无法把幸福告诉我

无法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幸福,已被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一点点冻伤

......

 

这个春天,我和你一样无视黑夜和黎明

倾心死亡不能自拔

孤独地面对麦地

抱紧诗歌和村庄

鲜血淋淋的伤口

锁住一只手

让它再也握不住一滴眼泪

腾出另一只手偷走二十年前那截锋利的道轨

今天,原封不动地放回原地

 

今年2月我曾用一首很丑的诗(致安子),给安子的作品画了个白描:

 

你用灵感的锤,锻造的每一个字

都迸发出火花

繁华了情窦初开的花季

你用冻葡萄酿造的冰酒

每一杯都溢出香醇的情

醉倒了不知醉的芳草

你的诗,让鲜花的肌肤充血

你的情,让芳草的发毛深深呼吸

一条乡村的小路

从月夜走向阳光和又一个明天

排满一路的春夏秋冬

播撒一路爱的芬芳与花粉

写诗的人

躲在风里云里瞭望

 

我走进谭盾的《鬼戏》

听弹琵琶的女子唱“小白菜,心里黄”

石头的敲击和水的流动加上纸的颤抖

溶入了音乐

......

谁的诗,走在前卫?

 

老酒葫芦在酷评里写道:

我走进谭盾的《鬼戏》  

听弹琵琶的女子唱“小白菜,心里黄” 

石头的敲击和水的流动加上纸的颤抖  

溶入了音乐  

用诗的语言对诗是一种语言能耐,安子的千古情怀,谭盾之幽幽鬼情,蓝鸟式的拿捏,恰到通幽处。言简意赅显山不露水,谁的诗走的前卫说重要就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一首诗如一美女,越看越想看的美女是真美女,越品越想品的诗是上佳好诗,评诗是把这诗的好处挖掘给世人。尤其,一首现代诗需要安静的心去阅读,需要丰富的想象去补充,需要自作多情的姿态去弥漫。 

 

老酒说“谁的诗走的前卫,说重要就重要,说不重要就不重要”已经是他的先锋意识对安子诗作的肯定了。我想补充的是:越具民族性的艺术作品,越有国际性的潜力。从黄土地上站起来的诗人,是最有资格走向世界的。同时也请安子研究一下希腊,罗马,文艺复兴,启蒙文学和批判现实主义时期的诗歌,再用安子的积木,搭建你的东方乡村诗歌。

安子开Blog一年之际,仅以此意识乱流的文字送给安子。

(文中引语没向作者打招呼,在此致歉。好在字数没超过侵权规定。)

 

4-10-2009  于北美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